f_news

人民日再次抨击江苏骆马湖非法采砂

  • 人民日报
  • 2016-05-06 09:29
  • 0
  • 采矿,生态,

摘要:骆马湖是南水北调东线的重要调节湖泊和城市水源地。就是这样一个湖泊,长久以来却饱受非法采砂之苦,人民日报也曾关注。令人费解的是,在媒体多次曝光和政府多部门开展专项整治之后,骆马湖非法采砂现象还是难以根除。盗采屡禁不止,背后的原因值得深思。

编者按

去年6月份,人民日报发布文章《骆马湖,非法采砂可休矣》,揭露了当时骆马湖非法采砂的乱象。

采砂治理为何总是出现反复呢?笔者认为,湖砂禁采之后,政府部门并没有引进如机制砂等其它砂石来源,造成市场供不应求,价格猛涨,非法采砂所得的利润足以驱使部分人员铤而走险,重操旧业。

而非法采砂量的缺失竟然能够造成当地市场如此动荡,可见采砂量巨大。在此,笔者建议当地政府在打击非法采砂的同时,注意引进机制砂石生产线作为新的产品来源,稳定市场,减弱非法采砂从业者的违法动机。

以下为人民日报全文:

人民日报:三道禁令拦不住江苏骆马湖非法采砂

核心阅读

骆马湖是南水北调东线的重要调节湖泊和城市水源地。就是这样一个湖泊,长久以来却饱受非法采砂之苦,人民日报也曾关注。令人费解的是,在媒体多次曝光和政府多部门开展专项整治之后,骆马湖非法采砂现象还是难以根除。

一度饱受非法采砂侵害的骆马湖又不平静了。

2015年,在人民日报持续关注下,水利部及江苏省政府强力出击,将骆马湖湖区的近千艘采砂船集中停靠。但是,记者近期了解到,骆马湖上又出现采砂船盗采,甚至还出现了冲撞执法人员、阻挠执法的现象。

1d1b205b103d753c0dcf725d309e51f0.jpg

采砂船聚集如森林

近200艘采砂船只集中在新沂和宿迁交界水域

前不久,记者租用快艇进入骆马湖。与去年千帆竞采的局面相比,如今的骆马湖已平静了许多。

船行20分钟后,进入了非法盗采最为猖獗的宿迁、徐州交界水域。已近22时,夜幕下,20余艘采砂船散落在湖面上,打砂机具已经插入湖底准备采砂。见此情况,记者随即拨通了宿迁市两湖办的电话,闻讯赶来的执法人员立即登船,砸毁了船上的采砂机具。

一位执法人员告诉记者,目前执法力量基本能做到及时发现、及时查处,但是,由于巡逻执法力量有限,湖面上仍存在非法盗采现象,特别是在骆马湖的新沂、邳州等交界水域,“近期,湖上的盗采趋于失控,有近200艘采砂船只集中在骆马湖新沂和宿迁交界水域。这些采砂船主要是从邳州集中停靠点驶出”。

在去年6月的专项整治中,骆马湖上的非法采砂船只都被驱离或进行了集中停靠。不断出现的盗采又是如何产生的呢?

上述执法人员告诉记者,采砂船被集中停靠后,占据骆马湖湖面3/4的宿迁,只有不到100条船,已经被集中到三里水域,那里属于封闭航道,采砂船很难进入湖区;新沂目前有300条船左右,虽然在去年10月一度出现过采砂船偷跑情况,但随着当地水利局介入,采砂船也无法偷跑;而骆马湖上游的邳州有300条船左右,由于各种原因,仍存在采砂船偷跑进湖的现象。在记者之前的几次暗访中,也发现有采砂船晚上从邳州集中停靠点驶往骆马湖进行盗采的问题。

据了解,对于邳州停靠点经常出现的船只偷跑问题,在宿迁、新沂等地的水利执法系统内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一位执法人员告诉记者,目前湖面上对采砂船的管理主要集中在宿迁、新沂、邳州三地,其中邳州尤甚。新沂市水利局执法人员表示,由于与邳州水域距离很近,经常有邳州船只进入新沂水域进行盗采,给他们的执法带来很大压力。

1462499133.jpg

多艘快艇围住执法船 试图抢夺盗采嫌疑人

随着采访的深入,记者发现,目前湖上存在的盗采船只,背后都有一张“保护伞”。新沂市水利局提供的执法画面显示,3月26日,当新沂市水利局监察大队工作人员在骆马湖上查处正准备盗采的采砂船时,湖面上立即出现了二十几艘快艇,这些船只围绕在采砂船周围,试图阻止执法人员执法,而在执法人员登船砸毁采砂机具时,这些人员开始谩骂和推搡执法人员。一位黄衣男子甚至抢夺执法装备,并煽动多人与执法人员发生肢体冲突。

而在3月27日的执法画面中,上述人员驾驶快艇不断撞击执法船,一名赤裸上身的男子手持铁棍,用言语威胁执法人员。这名男子指挥多艘快艇将执法船只团团围住,试图强行抢夺执法船上被执法人员控制的盗采嫌疑人。

这样的情况已经多次发生。阻挠执法的人员与盗采船只达成所谓的“保护协议”,向盗采船只收取一定费用,为采砂船提供所谓保护。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水政执法人员告诉记者,这些人在地方上颇有“背景”,在执法部门内部、执法基地周边和湖区内有关系,一旦有什么动向,会在第一时间通知采砂船和运砂货船。“他们船上都有高频喇叭,一旦获得消息就立即通知自己势力范围内的船只,船主得到消息后立即停止采砂。”而如果出现被保护的船只被执法人员砸毁机具等现象,他们还将承担维修费用,并负责与执法部门交涉,“捞”回当事人。

据了解,执法部门已将这些情况反映给当地公安部门。

多部门治砂难以形成合力

去年5月初,沂沭泗水利管理局、宿迁市、徐州市三方共同发布了《关于禁止在骆马湖水域非法采砂的通告》,明确从2015年6月1日起“禁止任何组织或个人在骆马湖水域从事非法采砂活动”;6月,江苏省政府办公厅下发《关于切实做好骆马湖水域非法采砂整治工作的通知》;6月14日,水利部和江苏省政府在宿迁召开骆马湖采砂专项整治会议。

但是,采砂为何还是难禁?

一位水利部门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骆马湖上的采砂屡禁不止的原因主要有三个,一是去年的大规模清理后湖上船只已明显减少,直接导致骆马湖黄沙价格急涨,目前1吨黄沙的价格已经从之前的12元上涨至50元左右,盗采一天的利润达数万元,采砂船主因此铤而走险。

二是执法力量在装备和人员上都处于劣势,面对数量众多的采砂船,力不从心。在执法手段上,目前采取的仍是砸毁机具、罚款等手段,对于“日进斗金”的采砂船来说“微不足道”。由于缺乏法律依据,执法人员无法对相关采砂人员采取强制措施。

最重要的是,湖面上治理采砂的部门较多,存在政令不通等问题。骆马湖非法采砂的治理涉及宿迁两湖办、新沂水利局、邳州河砂办等机构,分属不同部门管理,对于采砂船的打击无法形成合力。

以邳州河砂办为例,禁采前,该机构主要工作是负责湖上采砂,并对采砂船进行管理和收费。禁采后,这里成为打击非法采砂的执法机构。从“运动员”到“裁判员”的转变,一些工作人员并未适应,再加上采砂船主与执法人员之间相对熟悉,多重因素导致邳州停靠点经常出现采砂船偷跑现象。

快评:执法不能留漏洞

骆马湖的非法采砂现象,上到水利部、江苏省政府,下到各县市,都多次采取过行动。可就在这样的三令五申之下,还是死灰复燃。如此重视,为何还是治不住?

客观地说,管住非法采砂确实不易。多年积弊,涉及复杂的利益链,执法力量相对不足,都加大了执法难度。可是,有难度不代表管不住。说到底,问题还是出在执法上。

执法存在薄弱环节,采砂船就会钻空子。防线总是在最薄弱的地带被攻破。白天风平浪静,晚上却偷偷开工;辖内水域相安无事,交界水域却盗采猖獗;执法力度大的地方,船只全部封存,力度小的地方,船就偷跑出去。某种程度上说,禁止采砂是执法人员和采砂船之间的一场“拉锯战”,他有高额利润,你就得有铜墙铁壁,唯有构筑起严密的执法防线,才能让采砂船无孔可钻。

堵住执法漏洞,要从管理体制上下功夫。目前,湖面上治理采砂的部门较多,“多龙治砂”无法形成合力,是反映较突出的问题。比如,盗采最猖獗的地方出现在交界水域,这就说明地方、部门间的权责划分还不够清晰,追责机制还不够完善。再比如,有些机构以前管湖上采砂,现在对采砂船进行管理,职能转变的同时,还须避免“人情执法”“差别执法”。另外,针对执法力量薄弱问题,应从人员、装备上切实加强保障,严格执法不能只是一句空话,要做到定岗到人。借助新媒体平台,邀请群众参与监督,增加曝光力度,都是加强执法、筑牢防线的好办法。

“图难于其易,为大于其细”,生态保护和修复是当前的重要工作,别小看一个湖的非法采砂问题,补齐生态短板,需要付出持之以恒的努力。

编辑:赵虹旭


暂无评论

COPYRIGHT © 2015 - 砂石骨料网 浙ICP备13024611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96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