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集体卖矿却不算采矿权!村民的“金饭碗”丢了

来源:南方周末、锦山矿材网
时间:2024-07-09
该矿是唯一一个集体企业,拥有最好的矿产资源。

日前,南方周末报道了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喀喇沁旗十家满族乡上烧锅村石灰石矿转让协议签了好几版,核心的采矿权却始终未作评估事件。

据介绍,该矿是唯一一个集体企业,拥有最好的矿产资源,靠着这座矿山,上烧锅村建起了学校、拖拉机站、村政府办公地等,养活了数千村民,也是许多村民赖以生存的根本。当地人都知道这是块“唐僧肉”。

但是,随着一场环保督察的风暴,这个村庄的命运发生了戏剧性的转折。央企的整合计划、采矿权的争议、治理期间的矿石销售,都显示村民的“金饭碗”可能保不住了。

微信截图_20240704160811.png

村矿整合的曲折

65岁的村民成亮回忆,早年依靠矿山的劳作,他购置了拖拉机,象征着村庄的繁荣。村矿不仅支撑了教育和基础设施建设,也是村民生活的重要来源。然而,随着环保督察的介入和整合计划的提出,村民们开始担忧他们的"金饭碗"是否能够保住。

喀喇沁旗的矿产资源丰富,石灰石储量高达9328万吨,是生产钢材、玻璃及水泥的宝贵原材料。村矿作为乡里唯一的集体企业,拥有最好的矿产资源,被当地人称为"唐僧肉",意指其价值连城。

2019年,一场环保督察后,村民们得知村矿将面临整合,央企计划投资7亿元。但随着时间推移,采矿权的评估问题成为了争议的焦点,村民们对整合的前景感到不确定。原本预期的央企整合者突然变为民企中研新材,这一转变让村民感到困惑。

另外2020年7月,新建材研究院与上烧锅村委会签署了矿权整合转让协议,但协议中出现了一个意外的丙方——内蒙古中研新材料有限公司(中研新材)。这家民企取代了新建材研究院,成为了整合主体,而村委会需协助其取得采矿权许可证。新建材研究院作为甲方,其责任与义务在协议中并不明显。然而,这家新成立的公司与新建材研究院并无直接股权关联,其背后的股东构成和动机成为了村民讨论的焦点。

2022年12月15日,村委会、新建材研究院、中研新材和新加入的丁方——村矿所属集体企业重新签订了《矿权转让整合协议书》。

协议称,中研新材已向村委会支付3000万元,并在2020年9月1日完成了资产交接,随后对村矿展开治理和自主经营。村委会和中研新材应立即履行转让标的登记过户手续。

在这版协议中,新建材研究院承诺积极履行项目报批手续,并在获批后通过该公司或中建集团控制的其他公司注资控股中研新材,按照旗政府要求进行矿产资源整合。

但吊诡的是,前后两次签订的矿产转让协议均未对采矿权进行评估。协议显示,以资产评估事务所对拟转让全部项目的评估结果作为合同价款,即7005万元。

而资产评估的对象为村矿相关土地使用权、固定资产所有权及前期治理费用的市场价值,唯独不包含采矿权。

村民们对采矿权的评估缺失感到不满。资产评估仅包括土地使用权、固定资产所有权及治理费用,却忽略了采矿权这一核心价值。法律意见书也指出了这一点,认为采矿权是石灰石矿资产价值中最为重要的因素。

此外,原旗自然资源局局长王义的言论引起了争议。他在一次会议中提出,矿产资源是国家的,整合后应给予补偿,不能随意定价。但这一说法似乎混淆了矿产资源与采矿权的概念。采矿权作为资源使用权,是可以交易的,只需向国家缴纳相应的矿业权出让收益。

村民的不满

在村矿整合过程中,中研新材不仅未支付采矿权费用,还在治理期间出售了大量矿石,获得了显著收益。

上烧锅村的村民们对中研新材在治理期间的行为感到愤慨。据提供的文件显示,自2020年9月1日起,中研新材接管了村矿的矿石资源,并在没有支付任何费用的情况下,出售了大量矿石。据2023年3月的资产评估报告,中研新材已售出约237.57万吨矿石,库存55.33万吨,销售金额达到8755.41万元,毛利润估值高达4164.68万元。

村民们认为,村矿的采矿权和矿石资源是他们共同的财富,而中研新材的行为无异于掠夺。此外,村矿的采矿许可证在2022年8月17日到期后,仍有迹象显示矿山在继续作业,这进一步加剧了村民的不满情绪。

谁的村矿?

在整合过程中,村委会的角色也受到了质疑。一些村民指出,村委会在签订矿权转让协议时并未经过村民会议的讨论和决定,这可能违反了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的相关规定。此外,村委会在矿权整合转让协议中自视为村矿采矿权和土地使用权的主人,而实际上村矿所属企业是独立法人,有经营自主权。

随着争议的持续,上烧锅村的采矿权和未来发展成为了焦点。2023年5月31日,新建材研究院终于对中研新材进行了注资,持股66.7%,而坤宇钙持股33.3%。这一行动虽然为村矿的整合带来了新的动向,但村民的疑虑并未因此消除。

1.png

治理后的村矿(南方周末记者施璇/图)

村委会在整合过程中的角色和行为受到了审视。一些村民坚持认为,村矿的转让整合应经过村民会议的充分讨论和决定。他们指出,村委会在没有遵循民主议定程序的情况下签订协议,可能存在法律效力上的问题。

据村民委员会组织法,涉及村民利益的事项,经村民会议讨论决定方可办理,其中包括村集体经济项目的立项、承包方案,以借贷、租赁或者其他方式处置村集体财产等。村民会议需要有本村18周岁以上村民过半数,或者本村2/3以上的户代表参加。

村委会文件显示,2020年首次签订矿权转让协议时,并未经过村民会议。受访村民还表示,2018年村矿对外承包也未经过村民会议。

上述法律意见书也提示了相关风险,村委会与新建材研究院签订协议之前并未经过有效的民主议定程序,协议效力将面临法律障碍。

此外,村民对于村矿整合后获得的福利减少表示担忧。他们担心,随着村矿的经营自主权转移,村民的集体收益权将受到影响。

上烧锅村的呼声

随着村矿整合争议的深入,上烧锅村的村民们开始团结起来,他们要求一个公正和透明的处理方式。2023年6月,村矿全面停工,成为了村民反对行动的一个标志。他们对村委会未经过村民会议就签订矿权转让协议的决定表示不满,认为这违反了村民自治的原则。

村民们对村矿的未来持有不同的意见和期望。一些人希望恢复村矿的集体所有制,继续他们的传统生计;而另一些人则担心,如果整合过程中他们的权益不能得到保障,村矿的未来发展可能会偏离他们的利益。

杜振华是坚持不同意此次村矿转让整合的村民之一。

“到底是有偿转让还是无偿转让,没人出来讲清楚,老百姓根本不知道咋回事儿。”杜振华说,2020年,村矿变成了股份制,每个村民都有3股,“想卖矿得开股东大会”。

多位受访村民证实,他们都得到了一本农村股份经济合作社股权证,每人3股,由喀喇沁旗农牧局监制,封面是红色的。

股权证显示,该证是股东享有本村股份经济合作社股权的证明,只作为股东享有集体收益权的依据。发证单位的章印为喀喇沁旗十家满族乡上烧锅村股份经济合作社,理事长签章为郭晓东。

企查查显示,经济合作社成立于2020年11月12日,法定代表人是郭晓东,业务范围为集体资产经营与管理、集体资源开发与利用等。不过,村民称村矿被整合后,他们获得的福利逐渐减少直至消失,比如对新农合的报销。

在这个关键时刻,村民们希望能够有更多的信息公开和参与机会,找到一个双赢的解决方案,既能保障他们的权益,又能促进村矿的可持续发展。他们要求村委会和相关企业能够听取他们的声音,尊重他们的选择。希望通过合法途径,确保村矿的整合不仅符合法律规定,也符合村民的集体利益。

在这一背景下,村矿的未来充满了不确定性。目前村矿的采矿权仍在村里,正在办理采矿证延续手续。若中研新材按合同约定支付完7005万元,并经旗乡两级审核后,采矿权将进行过户。

编辑:何劝

---转载请注明“文章转自:砂石骨料网”

拓展阅读